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余泽民

 
 
 
 
 
 

骂人里边有乐趣

2010-3-8 16:51:17 阅读10346 评论68 82010/03 Mar8

 

不会骂人的人,生活中时有懊恼,在公共场合遇到一个嘴脏的家伙,只有气得瞪眼装哑巴,幻想自己能有一身李连杰的身手。另外,在酒席上,不会骂人的人也多是配角,因为在人多的场合如果你不会说那么多的“语气助词”,就不大能引起大伙儿的注意。国内的文坛也是如此,能叫人迅速记住的,多是会骂善骂的骂家,而且专拣能让自己出名的人骂。

偶然的机会,一个朋友给我推荐了“骂人网站”,我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网上运动。相比之下,我经常自惭形秽,觉得自己“干净”得滑稽、“文明”得窝囊,不知不觉被划归了“弱势群体”。“弱势群体”,不仅让人联想到“小保姆”、“打工仔”、“爱滋病人”和“被拐卖妇女”……更大的问题是,一个人一旦意识到自己成了“弱势群体”,就再难在心理上翻身道情,即便能骂也不骂了,觉得那是人家“强势群体”的母语。

作者  | 2010-3-8 16:51:17 | 阅读(10346) |评论(68) | 阅读全文>>

十年,幸运一直伴随着我

2009-12-9 21:02:14 阅读4530 评论24 92009/12 Dec9

2002年,是凯尔泰斯的幸运年,也是我的幸运年。

2002年10月10日,我正准备动身去威尼斯参加一个电影节,听到匈牙利作家凯尔泰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。当时我只觉得高兴,毕竟诺奖作家是在我所定居的国度,但是仅此而已,并没觉得此事与我有关。

一周之后,我从意大利会来。妈妈从北京打来电话,告诉我《北京青年报》登了一条报道,提到国内好几家出版社再争凯尔泰斯作品的中文版权,但却苦于找不到译者;并问我想不想试试这个机会?

我说,想当然想,但不可能。我不是匈语系毕业的,出版社怎么也找不到我头上。

作者  | 2009-12-9 21:02:14 | 阅读(4530) |评论(24) | 阅读全文>>

差五分十二点

2009-9-7 16:21:30 阅读1322 评论5 72009/09 Sept7

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高一上的第一堂物理课,一位黑皮肤、瘦高个、说话总习惯脑袋右偏的男老师给我们讲伽利略那个著名的重力试验:

“那天秋高气爽,红旗飘飘,伽利略同志胸有成竹地登上比萨斜塔,手里拿着大小一样、重量不同的两只铁球,站在塔顶大喝一声:‘同志们,你们看!’”

物理老师说着两手一松……全班人屏息片刻,随后哄堂大笑。原来,物理老师左手攥的乒乓球落到了地上,而右手攥的纸球粘在了手上。

时间一晃过去二十多年,物理老师的名字我死活想不起来了。不过,他平时总歪头眯眼的滑稽模样我始终记得,再有就是那座我第一次听说的比萨斜塔。

作者  | 2009-9-7 16:21:30 | 阅读(1322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中国和我

2009-8-25 14:47:58 阅读5378 评论117 252009/08 Aug25

中国是什么?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过于复杂的提问,回答自然也难以简单。

在我的孩提时代,与它有关的形容词是“神圣”、“伟大”,与它相连的动词是“热爱”和“歌唱”。71年,我在幼儿园上全托。一天早上,我正小心翼翼地蹲在对我来说显得过宽的茅坑上使劲,一个跟我要好的日托小朋友凑过来告诉我:“林彪摔死了。”林彪的死,让我对“中国”有了疆土概念,第一次知道:中国之外还有他国。

再长大些,听说了“珍宝岛事件”和“西沙保卫战”,学会了“坚决保卫”、“誓死捍卫”之类的彪悍字眼,“中国”随之变得具体,可以被侵犯,需要被防守,就像我们世俗的家。

上小学时,我很受班主

作者  | 2009-8-25 14:47:58 | 阅读(5378) |评论(117) | 阅读全文>>

三位一体

2009-8-25 14:43:48 阅读2083 评论6 252009/08 Aug25

余泽民●布达佩斯


在罗马著名的西班牙台阶的东侧,有一座被当地人称作“小红房”的两层老楼,那就是“济慈-雪莱纪念馆”。“小红楼”隔壁,西班牙台阶上总是人满为患,尤其在傍晚,数以千计的人坐在台阶上歇脚乘凉,人多得密得难以插足。而光顾“小红房”的人却寥寥无几,颇受冷落,在注重消费、物质享乐的21世纪,两位英国诗人的友谊难以成为观光客的“主旋律”。
济慈与雪莱、拜伦堪称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歌的三剑客,雪莱在英国保守势力的迫害下被迫出走,但他始终与济慈保持着友谊。1820年初秋,身受肺结核折磨的济慈接受了好友雪莱发自比萨的盛情邀请:“这种病专爱袭击你这样能写一手妙文的人,而英国的冬天更会落井下石。朋友,你赶紧搭下一班轮船来意大利找我吧!”
伤感的诗人于9月17日离开了令他压抑的雾都伦敦,经过一个半月的辗转颠簸,11月初才抵达巴黎。由于旅途疲乏,

作者  | 2009-8-25 14:43:48 | 阅读(2083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北京市 东城区 双子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余泽民,北京人,现居布达佩斯。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,后在中国音乐学院攻读艺术心理学研究生。90年代赴匈牙利闯荡,从事过医生、教师、翻译、编剧、记者、编辑、插图画家等多种职业。著有《匈牙利舞曲》、长篇小说《狭窄的天光》、文化专著《咖啡馆里看欧洲》和散文集《欧洲的另一种色彩》等。翻译诺贝尔奖得主凯尔泰斯《英国旗》等,艾斯特哈兹《赫拉巴尔之书》《一个女人》等。多部作品发表于《当代》《十月》等杂志,《小说月报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等,主持《小说界》“外国新小说家”栏目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北京作家协会会员。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